尤怡经方临证特点

2022/8/5 17:34:00发布

尤怡是清代著名的经方家,晚年艺术精湛,治病多奇中,他不求闻达,隐姓埋名,隐居于花溪,写了许多的著作,包括《伤寒贯珠集》、《金匮要略心典》、《金匮翼》等,对后世中医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 

尤怡经方临证特点

1、以法类证、按证论治的辩证思想

尤怡在《伤寒贯珠集》中把太阳、阳明、少阳、太阴、少阴、厥阴六经病按正治法、权变法、斡旋法、救逆法、类病法、明辨法、杂治法、少阳刺法及少阴清法、下法、温法等分列,以便提要挚领,掌握各经病变及法治。如太阳、阳明、少阳各有正治法,“审其脉之或缓或急,辨其证之有汗无汗”,从而解之汗之,为太阳正治法;阳明经病有传变自受之不同,府病有宜下宜清宜温之各异,为阳明之正治法;用小柴胡汤一方和解表里,为少阳之正治法。太阳、少阳各有权变法,太阳篇内,以“人体气血有虚实之殊,藏府有阴阳之异”,虽同为伤寒之候,不得竟从麻桂之法,而分别有小建中汤、炙甘草汤、大小青龙汤等,是为太阳权变法;少阳有汗下之禁,而和解却有兼汗下之法,如柴胡加桂枝汤、柴胡加芒硝汤、大柴胡汤、柴胡桂枝汤之类,是少阳的权变法。

 

太阳还有斡旋、救逆、类病三法,若汗出不彻而传变他经及发黄、蓄血,或汗出过而并伤阳气,乃有更发汗及用真武汤、苓桂甘枣汤等,是为斡旋法;或当汗而反下,或既下而复汗,致有结胸、痞满、胁热下利诸变,乃用大小陷胸汤、诸泻心汤等,是为救逆法;至于太阳受邪,而见风温、温病、风湿、中湿、湿温、中暍、霍乱等诸证,形似伤寒,而治法迥异,是为类病法。阳明尚有明辨、杂治法,如经府相连,虚实交错,或可下或不可下,或可下而尚不能下,及不可大下,故有脉实、潮热、转失气、小便少等之异,以及外导润下之别,是为明辨法。如病变发黄蓄血诸证,非复阳明胃实及经邪留滞之可比拟,或散或下,当随证而异其治,是为杂治法。

 

太阴病有经脏之分,故有解表温里及先里后表法。少阳厥阴,亦各有温清诸法。总之,是以治法为纲,证方为目,这种方法,尤怡自谓可令“千头万绪,总归一贯,比于百八轮珠,个个在手矣。”尤怡认为:“振裘者必挈其领,整网者必提其纲,不知出此,而徒事区别,纵极清楚,亦何适于用哉?”所以于太阳、阳明、少阳、太阴、少阴、厥阴六经,每经皆分列纲目。这里的纲,就是治法;目,就是汤证及处方。


2、善用经方、灵活化裁的治疗特点
尤怡精研仲景,尊崇仲景,在临证中更是善于灵活应用仲景经方,出神入化。《静香楼医案》充分体现了尤怡善用经方灵活化裁的特点。该书共计收录200余案,大多为应用经方或化裁经方者。案中应用肾气丸、桂枝汤、理中汤、旋覆代赭汤、麦门冬汤、橘皮竹茹汤等方的案例颇多。其中有用原方者,如径用麻杏薏甘汤治肺气壅滞的肿胀喘息,八味丸治肾阳亏虚的阴缩、精出、汗泄,麦门冬汤治虚劳失音、胃弱便溏。然而更多的是化裁经方而不离古方之义的,如肾气丸方《医案》中广泛用于肿胀、中风、哮喘、咳嗽、痰饮、虚劳、遗精黄疸、齿痛等病。如尤怡治咳喘“久咳喘不得卧,颧赤足冷,胸满上气,饥不能食。此肺实于上,肾虚于下,脾困于中之候也。然而实不可攻,始治其虚,中不可燥,始温其下。”治疗用金匮肾气丸,“两寸浮大,关尺沉小,气上而不下,喘咳多痰。……宜以肾气丸,补而下之”。治肿胀,“肿胀之病,而二便如常,肢冷气喘。是非行气逐水之法所能愈者矣,当用肾气丸,行阳化水”。治黄疸,“面黑目黄,脉数而微,足寒至膝,皮肤爪甲不仁。其病深入少阴,而其邪则仍自酒湿得之及女劳也”,方用肾气丸。治杂病、阴缩、精出、汗泄,认为是“真阳气弱,不荣于筋则阴缩,不固于里则精出,不卫于表则汗泄。此三者,每相因而见,其病在三阳之枢,非后世方可治。古方八味丸,专服久服,当有验也”。治痰饮,“中年以来,内聚痰饮,交冬背冷喘嗽,必吐痰沫,胸脘始爽。年逾六旬,恶寒喜暖,阳分之虚,亦所应尔。……肾气丸减肉桂,加北五味、沉香。”


运用肾气丸变化规律:一是去附子加味,一是去肉桂加味。引火归原时,认为附子走窜而不能收纳,故去之加五味子、牡蛎、牛膝等药;补肾纳气、摄降冲气时,去肉桂酌加沉香、牡蛎、菟丝子、补骨脂等味;补火生土,则去肉桂加沉香、椒目;若有水饮、痰湿者则加车前子、椒目等渗化水湿。可见尤怡对肾气丸的应用,真可谓得心应手,出神入化。

3、博采众长 融会贯通的治学风格
尤怡不但师法仲景,深得其妙,且博极医籍,广采百家之长,是善师前贤的典范。其著作《金匮翼》、《医学读书记》广征博引达70余家。又能在临证中融会贯通,而集诸家之大成。其《伤寒贯珠集》注释,共采集十二家之说,尤怡从中吸取精华,又有所发挥。


如大陷胸汤证和大承气汤证,是伤寒实证的典范,初学者容易混淆,尤怡曰“按大陷胸与大承气,其用有心下与胃中之分。以愚观之,仲景所云心下者,正胃之谓,所云胃中者,正大小肠之谓也。胃为都会,水谷并居,清浊未分,邪气入之,夹痰夹食,相结不解,则结成胸,大小肠者,精华已去,糟粕独居,邪气入之,但与秽物结成粪而已,大承气专主肠中结粪,大陷胸并主心下水食”。此论述言简意深,对仲景之论融会贯通。


本文章来源于轻壹健康,转载请标明出处:https://www.cndoct.com/news/show-9578.html

声明:本频道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收集,如果发现部分内容错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。